帝国软件 首页 > 合肥市新闻 > 正文 返回 打印

合肥市户外广告“整治”活动引争议,业主九问瑶海区城管局

yoka  2012-05-03 16:17:18  yoka

  如果说市容是城市的面孔,那么户外广告就是城市的眼睛——户外广告是城市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文明的外在表现,是城市经济的“晴雨表”和“助推器”。然而,早些时候,由于户外广告的管理混乱,以及行业的不自律现象,导致合肥市部分地区广告位设置杂乱无章,影响了城市形象。

  2010年首次整顿情况

  为了合肥的大发展和新形象,同时也是为了户外广告业本身的良性发展,早在2010年12月7日,合肥市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合肥市人民政府关于清理整顿合肥境内高速公路及一线公路两侧广告问题”的专题会议纪要,要求由市政府法制办和城市管理局牵头,对合肥境内的户外广告牌进行了一次整治。

  同时,该“会议纪要”第五条明确要求:由市城市管理局牵头,尽快制定合肥境内道路两侧的广告设置管理规定,要求合肥市规划局再根据规定制定广告设置专项规划,然后再由市城管局和各县区政府(开发区管委会)依据规章对境内的高速公路和一线公路两侧的广告彻底整治和规范。

  此次整治,拆除了100多块违章和审批过期的户外广告牌,整治活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通过此次整治,保留下的绝大多数广告牌,经市政府法制办认定是合法的。

  需要说明的是,那次的整治活动,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合肥城管局的部分不规范的做法,还是侵犯了很多广告公司的合法权益,致使60多家广告公司联名上诉,有些广告公司还为此闹到了省政府,甚至到北京上访,一时间闹的沸沸扬扬。鉴于此,合肥政府召开了专题新闻发布会,解释了相关的事宜(详见新浪网和人民网安徽视窗),使事态稍微平息。

  户外广告整治再治启动

  然而,对于合肥的大部分广告业主来说,好运不长,又一次更糟糕的厄运伴随着两个新上任的市容局长而到来:

  2012年3月,新上任的庐阳区邓真晓区长借庐阳区建区50周年和庐阳区阜阳北路高架桥修建拆迁的机会,给合肥市委吴存荣书记打了一份报告,要求对庐阳区境内的户外媒体进行整顿,并请求合肥市给予支持。

  同一时期,同样新上任的合肥市城市管理局王道荣局长也藉此机会,打着有“省市领导”批示的口号,以合肥市户外广告规划设置委员会办公室的名义,在合肥全市范围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户外广告设置管理的通知”(文件见附件),并提出次此的整顿对象是没有行政许可和行政许可到期的广告牌。

  由此,合肥市掀起了新一轮的户外广告市场整顿活动。

  应该说,无论是2010年的那次整顿,还是此次整顿,对于市政府及城市管理局整顿户外市场的初衷和此举的意义,大多数广告传媒公司是能够理解的,是积极支持的。

  同时,广大经营者也坚信:本次整治必然会吸取2010年整治活动的经验和教训,充分领会市政府2010年12月7日会议纪要的精神及户外广告整治的方式与方法,严格执行2002年颁布的“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坚决贯彻市管局自己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户外广告设置管理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合情、合理、合法地进行户外广告的整顿活动。

  九问瑶海区城管局

  笔者认为本次的整治活动应该遵循胡锦涛总书记“最大限度激发社会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的总要求”,然而,两个月过去了,此次整治让人们看到了怎样的一幕情形呢?

  以瑶海区为例:瑶海区政府在接到市城管局的通知后,由于城管局姜伟局长也都是新上任的领导,所以该区很快就出台了“规范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实施的方案”(笔者又要说明的是,这又是一个规范设置管理的文件)。但瑶海区城管局的具体做法是:给下属三个执法大队下达的一致性指令只有一个字“拆”,除了区域内去年走拍卖程序的三个户外高架外,其他一律要拆除,而且基本上每天每周都会分别催促三个大队程;当有人去申辩时,姜伟局长也就一句话“这是市里的指示”——瑶海区城管局的种种做法,让人有太多的疑问:

  一、瑶海区城管局虽然打着“文明合法执法”、“依法行政”的口号,但在户外广告整治时,为何从来不征询广告业主的意见?为何没有正式做过一次正规的座谈和访问?执法大队等执法单位在拆除广告牌时,每次下发或者张贴相关催告书及限期强制拆除通知书时,总是将相关文书贴在广告牌的最不易察觉处,在做了相关的摄像手续后却不通知当事单位,等到广告牌被拆除既成事实后,相关单位才知道——试问,何为“文明合法执法”、“依法行政”?

  二、合肥市城管局会议明确要求(该局4月13日会议精神),对于这次整治行动中受到损失较大的单位,要配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尽快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提供指导和支持——试问,瑶海区为何从未考虑实行?

  三、“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第五条明确要求:城管局应该根据统一规划、总量控制的原则,编制取区域内的广告设置规划。2010年12月7日合肥市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第五条也明显体现了相同的原则——试问,瑶海区为何只是一拆了之,却从未做过相关的规划工作?

  四、“合肥市户外广告设置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城管局对所有的户外广告设置申请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不予批准的应当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由城管局拆除掉的合肥火车站广场的两块广告牌就是这样,申请单位在原来申请到期后数次申请,但城管局就是不予任何的回复——试问,作为执法机关的城管局为何对“合肥市户外广告设置办法”置若罔闻?

  五、合肥市新站区管理委员会在编制上是比市城管局还高的单位,合肥黑白广告公司在和新站区管理委员会签订了相关的广告牌设置管理协议。但到瑶海区城管局那里,他们从来不认,也不给别人任何说法,只是一味坚决要求拆除;合肥迪赛广告公司和合肥龙岗开发区城管局签订的户外广告设置使用协议同样也没有到期,但瑶海城管局依然不承认相关的行政许可——试问,为何置其它政府部门的“合法性”于不顾,广大经营者又如何自处?

  六、“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出台时,约束的主要是市区、开发区范围,合肥所属各县只是参照执行。而合店公路上的广告牌在设置时,是经过安徽省和合肥市公路管理局的路政 许可设立的(该区域在2008年前归肥东县管理),是完全合法的。自该区域划归瑶海后,城管局从来就没有就此事和广告公司协商解决,为他们转换文件、提供服务——试问,城 管局为何行政不作为?而且,合店公路两侧的广告牌经过2010年的整治后,现八公里长度内只有5块牌子,而且设置分布状况也比较合理——瑶海区市管局为何只是一味要求拆 除,置市政府2010年12月7日会议纪要的“先规划管理,后整顿”精神于不顾?

  七、2011年合肥市在创建国家文明卫生城市时候,区域内的部分广告牌公司积极响应市委宣传部及城管局的号召,将部分广告位换上了两个月的公益宣传画面,并且主动承担了数目不菲的喷绘制作及上下费用——城管局的相关人员在沟通时也明确表示这些广告牌是合法的,实际上城管局办事人员也不可能同意在不合法的广告位上挂画面——然而,时隔半年,这样的广告位为何又被告知过去的手续不行、是违法擅自设立的?试问,这样的反复无常,是要置政府的公信力于何地?

  八、瑶海区城管局按程序下发的限期及强制拆除通知书告知相关单位,在接到决定书60日内可以向区政府及市城管局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同时,城管局又声明在行政复议及诉讼期间,他们的拆除决定不停止执行。试想,关于上面提到的广告牌,如果广告公司在争议中赢了怎么办?广告牌已经被拆除所造成的损坏和损失,又是算谁的?试问,瑶海区城管局为何要如此迫不及待?而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等法律的第31条、32条、第45条的条款严重矛盾!

  九、在合肥市政府历次的户外广告整治活动中,作为合肥市最大的户外广告违法经营商,安徽高速广告公司的户外广告牌最多,并且没有一块经过了城管局的审批——但截至到现在,为何他们的广告牌一块也不用被拆除?试问,为何恰恰是违规的公司却不在整顿的范围中?

  基于瑶海区城管局以上种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执法活动,这种不去管理、不顾规范、不管发展的大干快干,这种简单地“一刀切”,我们除了用“肆意妄为”、“胡干乱干”来形容之外,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字眼。

  目前做法的特点及危害性

  令人忧心肿肿的是,这种执法乱象,不仅仅是在瑶海区有着突出的表现,在其他几个区同样也正在发生着。打开合肥市城市管理局的网站,看到最多最显眼的新闻及会议纪要是:我市整治非法户外广告工作成效显著;蜀山区连夜又拆除了XX块广告牌:瑶海区工作积极主动拆除了XX块广告牌;包河区把二环内的广告牌都拆完了……可以说,是一个在比着一个干!

  合肥市城管局在户外广告整治上的执法乱象,从表象上看,大刀阔斧、雷厉风行、“摧枯拉朽”, 貌似我市的大拆违的包人包干包区域的形式,但实际上同样是在时任吴存荣市长领导下的大拆违,当时各级干部和党员是在先期做了大量工作的前提下,和各方统筹协调的前提下开展的,而且保障手段也很到位,所以结果圆满美好。但现在的瑶海城管的行为实质,是对大拆违伟大壮举在本质上的恶意篡改,是对大拆违伟大壮举在手法上的蹩脚抄袭;而其目的更是昭然若揭:新官上任,邀功心切。

  可以说,这种官僚式的“粗暴”执法,究其特点和本质来说,必然会引起如下的危害,重则能引起不当事故的发生:

  一、置政府三令五申强调的“文明执法”的要求于不顾,以公权打压公民的合法权益,只求部门业绩,不顾政府形象及和谐。他们甚至认为,不会也不敢有人站出来反对。

  一、置“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于不顾,严重歪曲和篡改市领导批示的关于整治户外广告的初衷和出发点。

  二、阴险地利用市领导加快城市建设的良苦用心,高举市局指导思想的旗帜,紧跟省市领导的批示,“拿着鸡毛当令箭”,打着各式旗号,大行貌似合法的整治活动。他们认为,有了领导的批示,有了合肥市广告委的整顿文件,他们的做法无论怎样出格,也不会遭到明确的反对。而合肥市城管局更是乐在其中:你们干吧,反正功劳还是我的!

  三、置部门作为于为顾,不去开动脑筋分析存在的矛盾,不去花精力调研并编制科学的规划,而是投机取巧,僻重就轻,走捷径,一拆了之。

  四、置相关部门的合法权威于不顾,狐假虎威,一枝独大,贪功冒进。

  五、置户外广告业的良性、长远发展于不顾,只知一味取缔,肆意践踏广大广告业主的合法权益及财产权。

  如今,广大业主怨声载道,投诉无门。我们认为,长此下去,难保不会造成不和谐的突发性事件的发生,进而给领导带来麻烦,甚至给合肥的美好形象带来负面的影响。

  其它省的做法

  它山之石,可以功玉,我们可以看看临近省市整顿户外广告牌的思路:

  江苏省:2012年1月17日,江苏省政府第83次常务会议通过了“江苏省广告设施管理办法”,并要求在3月1日实施。在实施前的2月3日,更是召开了由省政府副秘书长王志忠主持、江苏省副省长史和平、省政府法制办高健新主任等江苏省领导参加的会议。史和平省长尤其赞赏的是新办法是在广泛征求意见和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产生的,史省长在发言时候 更是强调对于一些合理的广告设施要给予合法手续并纳入长效管理;对广告整治期间能够迁移的广告设施要兑现承诺;对于一些位置比较密集的设施点,可以与广告主协商调剂;在政策执行上有理解不一致或者出现新情况新问题时,要协商协调解决;对办法实施前已经有的广告设施,合理的可以保留并给与手续(详见江苏省交通厅网站)。

  上海市:上海在整顿户外广告市场时候更是充分肯定上海的户外广告市场对上海经济发展起到的积极作用,在具体整顿时,更是邀请有关专家对如何规范户外广告设施的设置,促使户外广告业健康发展做了研讨,并同时吧这些“问题广告”送到网上,请各方人士评议,对他们的取舍发表意见。时任上海市市容环卫局广告景观处处长更是表示上海的整治思路是:拆除滥的、改造差的、规范老的、管好新的。上海市城管局的郭处长更是强调户外广告管理长效机制的重要性,一些合理合法的长效机制也才能够使户外广告设置者的合法权益得到充分的保护(详见文汇报,东方网及新浪网)。

  杭州市:杭州市在2010年户外广告整治过程中,由于一些群众反映的合理的问题没有得到重视,采取了“一刀切“的做法导致整治过程中出现了许多不和谐的现象,更是出现了在强制拆除过程中一人为保护自己的广告设施不被野蛮的拆除从广告牌上摔下死亡的事情,最后事情的发展间接导致了杭州市分管的一副市长被免职调离。

  为何,同样的目的和执法,在不同的执行人手中会发生如此大的差异呢?

  而且,我们在和城管局相关人员进行沟通时,就有人员明确地说:我告诉你们,整个合肥只有去年走拍卖的几个牌子能留,其它的都要拆,拆过了后再拍卖广告位(有录音)——我们认为,如果此事属实,这将会是骇人听闻的对民营企业合法财产的疯犯掠夺;这种户外广告业的变相国有化,更是经济发展观念上的巨大错误和严重倒退。

  2012年立春,合肥市政府召开第一次中心组理论学习会议,明确提出了“新跨越、进十强”的目标,市委书记吴存荣在会上告诫所有与会领导干部要“敬重事业,敬畏人民”, eqAW+Ptx 在谈到干部问题时候更是说:“稍有私心工作就会变形”。合肥市城管局2012年3月6日召开第一次局长办公会议,也是表示要以市委市政府“新跨越、进十强”的中心任务为引领,

  在此,我们不禁要问,新官上任急切做事的心情、不讲究方法的行为,是不是也是一种私心的体现?合肥市政府在2010年12月对户外广告的整治有要求,本年度出台的整治办法与2010年的会议精神也不矛盾,但为何在执行的过程中,新上任的城市管理者就这样肆意妄为呢?合肥的城市精神是“开明,开放,求是,创新”,我们的城市管理者有哪一点做到了与这四个方面相吻合?

  我们诚挚的希望,合肥的城市管理者们能够把群众的利益能放到前面,不要再去做那些“以民主的手段达到专制的目的”的事情。合肥市“新跨越、进十强”的目标,不仅仅是在经济发展上跨越,我们更希望的是一种全面的跨越,在执法管理上、在执政为民上也都能跨越,最终使得合肥的软环境和硬实力都同步进入十强,如此则幸莫大焉!

  广告业主的希望和诉求

  对于这场拆除户外广告牌之争,知名学者,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给出的建议是:“现在正值社会转型期,规范软化。没有理想的对话平台,为迎合领导人的意志,结果往往是强迫命令性。在拆除过程中,因地方性的法规发生变化,地方政府也要承担责任。即使合法情况下,影响到安全和美观,因职能部门监督失职,也要让他们渐次退出,来逐步规范这个行业,把业主们的损失减少到最低,让法律的公正在这方面得到体现,这也是政府弘扬法制的好机会。作为惩罚性,政府为此也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针对以上,绝大多数广告业主也以一种弱者的身份,提出以下请求:

  1、合肥市的户外广告管理者们,不要再变相歪曲市委市政府领导整治的本意,立即停止现行的“一刀切”的户外广告整顿方式。

  2、市城管局规划局在合适的时候,应遵照2010年市政府专题办公会议精神的指示,拿出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和规划方案,然后在此方案的出台后指导下再详细的进行整顿活动。

  3、针对以前的多头审批及地域交接遗留下来的问题,如经开区新站区管委会的文件,其他市容局批示文件,安徽省公路路政和合肥市公路路政的批复,区别对待保证政府形象的严肃性,原则上认同批复,如个别地方和出台的规划冲突再具体对待协商处理。

  4、对现有的部分在整顿范围内的广告位,和出台的规划和管理不冲突的,把他留下纳入到拍卖的过程中,并从拍卖所得的部分拿出部分补偿给现有的广告主。

  5、对于高速公路及一线公路上的广告位整治,根据规划以保留的广告主补偿拆除的广告主的思路办法进行操作。

  6、对于安徽高速广告这样的广告主在整治的过程中必须一视同仁,不能给予特权;但高速路上的广告牌如在高速管理的地界中,可以建议允许高速公司以收取土地租金的方式另外获益。

  相关链接:

  让人欣慰的是:合肥市肥东县的做法得到了绝大多数广告主的认同,县长路军早在整治活动开始前半个月时间就召集了30多家广告公司的法人代表参加座谈会,并在这之后分别邀请了他们当中的几个代表一起调研整治和管理方案,同时接受了上海恒远律师事务所律师盛锡坤和江苏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惠明两位律师的建议,据传将要出台的草案是在双方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落实的。



/Article/201205/7360.html